2020,我变成了惜命的中年人(2019年反思和新年展望)

2020,我变成了惜命的中年人(2019年反思和新年展望)


文 | 缓缓君
首发 | 缓缓说

01

我是86年的,很快就要34周岁了 (我是水瓶座呀) 。

站在这个年纪回头看,每一年心态都会有变化。

2018年元旦,想辞职。

那时候一边在国企上班一边兼职写公众号,有点力不从心,因为上班占用了我太多的时间,而那个时候公众号已经有了27万读者,总觉得可以放开手脚去试一试。

2019年元旦,我已经是辞掉工作全职写公众号了 (2018年年中辞职了) ,读者数量也缓慢增长到了36万,虽然比不上那些大号,但是公众号打开率一直都比较好。

当时也没多想什么,就是觉得这样挺好。


2020年元旦,公众号读者数量增长到了100多万,也有了一定的影响力,这个时候就会停下来陷入思考。

说到增长,主要还是因为《香港问题的来龙去脉》这篇文章的刷屏,让很多新读者关注了我。

根据 @有道云笔记 的统计,这篇文章的收藏次数排在了年度第一。


也蹭了一个2019年“最具价值公众号”时政点评类的TOP10 。


当时蘑菇小姐还有点疑惑,说感觉香港那篇文章和我以前写的那些时政类话题的文章,也差不多啊,为啥香港这篇会那么火。

这其实就印证了某位长者说的那句话:

“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 ”

香港的一系列事件,从最初因反修例引发的和平游行,演变成后来的打、砸、抢、烧等暴力行径。

在这个过程中,内地媒体陆陆续续呈现了一些碎片化的信息,比如今天写暴徒们砸了立法会,明天写他们冲击了中联办,后天写谁谁谁践踏了国旗,大后天写有人咬断了警察的手指等等。

没有人站出来把前因后果和事件发展的脉络讲清楚,而我正好第一个做了这件事,并且还对香港积弊已久的问题 (司法、经济、产业结构、政治活动等) 和可能存在的幕后黑手发表了一些个人看法。

这些信息,恰恰是那个时间点,公众最想要了解的东西。

公众对香港问题的疑惑,就像是一根被压制了很久的弹簧,随着时间的推移弹簧越压越紧,积蓄的能量也越来越大,而我有幸成为了触发弹簧的那个人。

这股能量让文章获得了极高的关注度。


从这一点来讲,我算是很幸运地赶上了“历史的进程”。

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以来比较反感“成功学”。

一个人取得的成绩,往往是天时地利人和共同作用的结果 ,而成功学做的,就是把谁谁谁的成功归结为某项单一因素,然后告诉你只要照着这个方法去做,你也能获得成功。

这个就太胡扯了,而且非常反智。

但我并不希望你因此而否定努力的意义。

努力是有价值的,前提是找到了对的方向。

就好像我一直在写一些我认为有价值的内容,持续写,持续写,总会有那么一两次能赶上“历史的进程”。

所以, 明智的做法就是在对的方向上不断地去努力,去赌概率,直到出现了转机为止。

这是我想分享的第一条建议。

02

接下来说说反思。

写公众号最初是因为穷,想试试看能不能做成一个副业补贴家用。


然后副业做着做着就做成了主业,有了上百万的读者的关注,也能获得不错的收入。

当你有了一定的影响力,就不能只考虑自己,还要去反思自己做的事会给社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你能给社会提供什么样的价值,以及要去定义自己和读者的关系。

我一向不喜欢把关注我公众号的人称之为“粉丝”,粉丝多多少少会让人感觉带有一点崇拜的意思,而崇拜这种心理机制的背后,其实暗藏着彼此关系的不平等。

我觉得这样太傻了。

就拿我自己来说,我可能会非常欣赏一个人,但我从来不会去崇拜一个人。

在我看来, 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每个人在人格上都是平等的,每个人都应该学会独立思考,每个人都可以被质疑。

而且,如果你对历史有一定的了解的话,你就会知道,有些社会灾难,恰恰就是因为搞盲目崇拜而导致的。

所以,我更喜欢称呼大家为读者 。

我把自己的想法写在公众号上,如果你觉得有道理或者对你有帮助,我会感到欣慰,如果你不赞同,你可以保留意见,可以取关,也可以留言和我探讨。

我们是隔着屏幕交流的一群人。

我们的年龄和经历各不相同,有些人可能走在了前面一点,有些人可能跟在后面一点,但我们终究是一起行走的一群人,没有人可以把谁摆在一个更高的位置。

这就是我对我们之间关系的定义。

(我们这个号的读者年龄跨度还挺广的,26-35岁占了45%,18-25岁占了31%,36-45岁占了16%,45-60岁群体占6%,18岁以下和60岁以上的加起来占比不到2%)


说到价值,我希望我写的东西多多少少能够给大家带来一些帮助,不管是涨知识了,或者是扩展了看问题的角度,又或者是提供了有价值的信息等等。

我自己通过公众号赚到了钱,我也希望我写的东西能给我们的社会带来公共价值,从而实现公共利益和个人利益的平衡。

其实我前不久那篇关于借贷 (《近六成90后有实质性负债:贷款获得的一切,早就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的文章,有人希望我撤稿,甚至还说我是带着主观情绪在写“黑稿”。

我自己重新审视了那篇文章,自认为并没有问题。

一些借贷平台在发放贷款的时候,其描述就是存在误导性的。

说白了就是欺负有些人数学不好,算不清实际利率,那就让我来帮大家算清楚。

还有一些0门槛就可以提现的网贷平台,更是乱象丛生。

揭露这些现象就是在写黑稿?

不是的。

是我挡了别人的财路,自然就会遭人嫌。

但我觉得我做的事是有意义的。

我知道有些人即便看了我的文章他也会克制不住诱惑,有些人你喊破喉咙他们也不会来听你的,但 有些人迷茫的时候你伸出手拉他一把是可以帮助到他们的

只要能够帮助到后一群人,那就是这篇文章存在的价值。

而且,就算啥也没帮到,做一点无愧于良心的事,那也是好的。

当然,更多的人关注我是因为想看到我对时政热点的解读,这个其实在上面对香港那篇文章的分析中已经说了,帮助大家梳理和了解信息,并补充一些我个人的看法,可以让你对正在发生的事,看得更加清楚,或者多一种思路。

这也是一种价值的体现。

至于是否同意我的观点,这个只能由你自己去判断。

03

接下来想说的关键词是“韧性”。

从11月份开始,公众号的文章连续被和谐。

先是2篇关于香港的文章连续被和谐,后来华为和李洪元的事写好了发不出来,于是我做了一个链接到微博的传送门 (微博上顺利发出来了) ,依然被和谐。

再后来写特朗普弹劾后续以及对双方贸易文本的分析,最初也是发不出来,直到做了大幅删减,才推送成功。

要说没有一点沮丧,那显然不是真话,毕竟是自己辛辛苦苦写出来的。

但“被和谐”其实不会对我造成多大影响。

事实上,我被和谐的文章已经有超过30篇了,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出现舆论环境比较敏感的情况。

这阵子某类话题太敏感了,那就写点别的,然后过段时间再回来试试呗。

更何况,每个人都有局限性,可能某个时间段就是不适合再发表特定的话题。

这完全有可能,所以不如缓一缓。

缓缓说这个公众号就是这么一路走过来的。

其实人生也是一样,你不可能一直顺遂,总会有起起伏伏。

所以光靠热情是不够的,因为热情会随着时间或者挫折而冷却,但韧性可以带给你持续往前走的力量。

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往前拱一点,是一点。

就像胡适说的那句话: “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 ”


04

接下来想说的是“焦虑”和“健康”。

没记错的话,2019年微信改版了有十几次了,尤其是弄出来一个“常读用户”,就是“订阅号消息”下面的那一排,还会有小圆点。


如果你经常看某个公众号,它就会进入到那一排,然后一旦这个公众号更新,就会看到那个小圆点。

这无疑是在提示你: XXX的公众号更新啦,有空去看看吧。

这个功能让更新勤快的公众号有了更多被注意到的机会。

再考虑到之前展现形式变成了信息流,可以看出微信的一个思路,就是引导公众号作者加强更新,不然就容易被读者遗忘。

我认为这些改变的背后很可能来自腾讯以及微信团队对流量下滑的焦虑。

早在两三年前,微信之父张小龙曾表示,好的产品是让用户“用完即走”,而不是消耗大家的时间。

但是随着快手、抖音、淘宝直播等媒体形态的出现,微信这两年流量下滑还是比较明显的。

微信也随之做出了改变,比如试着整合了视频 (微视) 、搜索 (搜一搜) 等功能,公众号消息的展示方式也做出了调整,并搞出了“常读用户”,激励大家加快更新。

(以前是右边这样的,现在默认变成了左边的形式)

与微信一同焦虑的还有自媒体人。

尤其是2019年,有不少大号都开始进军漫画和短视频。


也有的干脆把公众号卖掉了换钱。


我从来没想过要把公众号卖掉,因为舍不得,而且对于喜欢我的读者来说,会有点残酷。

但我确实会担心行业趋势的变化,毕竟我的收入是建立在微信提供的生态大环境之下的。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

而且我是一名自由职业者,自由职业做得好确实很爽,一直自由一直爽,但如果做得不好,那就没饭吃了。

所以前段时间,一度也比较焦虑。

焦虑的结果就是健康状况出现了问题, 一个是连续的失眠,第二个是口腔反复溃疡。

口腔溃疡我还专门去研究了下,发现并没有对症的药物,医学上甚至连准确的发病机理都还没摸清楚。

我们只是大致知道可能导致口腔溃疡的原因包括:B族维生素 (B1、B6、B12等) 缺乏,气候急剧变化,免疫力下降或免疫系统过度反应、熬夜,压力过大、饮食结构等等。

这些因素都有可能导致口腔溃疡,而对我来说最大的原因可能来自熬夜和压力。

反复出现口腔溃疡的人群,患上口腔癌的概率比普通人明显要高。

这一条非常触动我。

毕竟命比较重要。

蘑菇小姐也对我说,我们的处境其实比大多数同龄人要好很多了,这两年赚的钱也让我们有了一笔不小的积蓄,不必有太多顾虑。

2020年我打算做一些减法。

还是要尽可能写一些有价值的内容,而不是为了在大家的“常读用户”名单上占有一席之地而逼着自己像交作业一有样持续更新 (毕竟我的公众号本来就叫“缓缓说”,而不是“叨逼叨”) 。

白天先把重要的事做完 (我爱好比较广泛,各种各样的信息都喜欢看,但有时候会控制不住时间) ,然后让自己养成12点前上床的习惯。

2019年有好几次,临时接了加急的广告,但白天东看看西看看,晚上熬夜写稿子,一直写到凌晨5、6点。

几次之后就开始失眠了,对健康的影响太大了。

另外就是打算今年开始健身。

毕竟我马上就要34岁了,承认自己是一个惜命的中年人,也没啥不好意思的。

至于公众号,我想我会持续更新下去的。

哪一天要是赚不到钱了,就当是和老朋友们分享自己的想法了。

当然,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希望在此之前能攒到提前退休所必须的钱 。


05

最后再补充一点对这个时代的看法。

写网贷主题的时候,我就想起了心理学中的一个著名的实验—— 棉花糖实验

40年前,斯坦福大学进行的一项著名的研究。

米切尔博士召集了数百名4岁的孩子,让他们待在一个房间里,房间的桌上放着一块棉花糖和饼干。

她告诉小朋友: 她会离开一会儿,桌上的零食可以吃掉。 但如果等她回来的时候零食还在,就可以获得双倍的糖果和饼干。

博士离开后,有些小孩一分钟也等不及,就吃掉了零食。

有些则可以等上20分钟,获得双倍奖励。

实验的有趣之处在于孩子们长大后的表现。

14年后,那些能够等待奖励的孩子,无论生活上还是学业上都更为成功。

对于这个实验,有各种各样的解读。

而我最在意的是实验中表现出来的“ 即时满足”和“ 延迟满足”。

马上吃掉零食,就是一种即时满足,哪怕从长远来看会损失更多的收益,但有些人就是等不了。

而等待20分钟获得双倍奖励的行为,其实是一种通过延迟满足来获得更高的收益。

从进化的角度,在远古时期,人类对环境的掌控能力还很弱,未来的不确定性很高,食物也稀缺,即时满足可能更有利于我们的祖先存活。

但随着人类社会的不断进步,我们更需要长远的打算才能获得更高的收益。

这个时候能够克制当下欲望,做到延迟满足的人,会在社会竞争中占有更大的优势。

而互联网在方便了人和人交流的同时,也无时不刻地在考验着我们对欲望和诱惑的抵抗能力。

拿着身份证0门槛就可以提现的网贷,只是其中之一。

早在2017年的时候,我就写过一篇文章《王者荣耀是完成社会分层的麻药》。

华丽的技能效果、伤害数字提示、杀死敌人后的音效等等,这些设计的背后其实是一整套的即时反馈系统,让人沉溺其中。

抖音本质上也是一样。

互联网时代,大量的产品,都是针对人性的特点 (或者说人类心理机制) ,去尽可能设计出一套让人沉迷的产品——因为他们要和其他产品抢夺用户的时间。


所以 互联网时代其实把我们这个时代的人置身于一个全社会的棉花糖实验

那些容易沉溺于即时满足的人,将会被那些善于延迟满足的人狠狠地甩开,然后造成另一种形式的社会分层。

这种情况下,有一个人能够时不时地出来提醒你一下,或者给你看看他分析社会事件时的一些思维方式,又或者是提供他对宏观形势的一些浅显的看法等等。

这可能就是我能为你做的一点点小事,它可能可以帮助到你,也可能不能,但对我来说,这是我 通过写公众号实现自己社会价值的一种方式。

每个人的路,终究要靠自己去走。

2020年,我已经上路了。

希望你也能加油。

希望到了2029年末回头看的时候,会发现这10年我们都走得还不赖。



缓缓君:985高校工科男,时代华语图书签约作者。有一些故事,也有一些观点;有一点理性,也有一点温度,已出版《我就喜欢这样的你》。公众号:缓缓说(huanhuanshuo520)

转载注明原文:http://www.shitou.club/p/104622.html